ag亚游集团手机客户端|官方

正当防卫若沦为僵尸条款,是为“国耻”也!

发布日期:2018-09-26 浏览次数:113


编者按:作为一家屹立于新时代的律所,我们致力于打造全新的“律群关系”。在这里与君共话法律,激荡思维。注册更有全新福利,以飨读者。


摘要:正当防卫正义新闻在最近频频被推上热搜,“昆山龙哥案”、“入室反被杀案件”。不同案件,能否有同一认定结果 ? 有利于被告人原则,正当防卫的认定,这背后的法理与情理又当如何?


要点速读:

1、“深夜潜入他人住宅砍杀他人,反被杀”能像“昆山龙哥案”一样幸运吗?

2、正当防卫限度与有利于被告人原则;

3、深夜贼人入侵家庭住宅,法律不能以上帝之手来定义当事人的防卫行为。



《刑法》首先保护的应是合法公民不受人身伤害,而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会不会被打死。


昆山案笔者认为白衣大侠最终无罪,预测一个巨大的依据就是“汹涌的民意”。但我并不认为那是舆论干预司法公正。当然此案之后,我和一些法律人也曾认为此案也许会是正当防卫制度在中国的巨大转折!


事实证明我们太过乐观了。


有人说,这事和昆山事件最大的不同是,没有视频,昆山事件如果没有视频也会是防卫过当。我认为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没有什么会比视频能更好的反映出案件的客观事实了!


那么问题来了,在大量正当防卫案件没有视频还原案件事实的背景下,是否就真的很难让无限防卫者无罪呢?


一起“深夜潜入他人住宅砍杀他人,反被杀”的个案,又在考验正当防卫的边界。


它的存在再度颠覆了人们在昆山案时刚刚建立起来的正当防卫法律价值观。


有朋友还据此调侃评论说:


(作为屋主)这被吓一条不说,就是被劈了也不能生气,把对方打翻了就马上停止,心平气和等他站起来再来一次。内蒙法官,我到你家劈你三斧子,你别生气啊,你一碰我我就倒,而且不能抓我。另外警察抓我,我也倒下,你们也不能给我手别过来。否则就是过度了。


调侃反应了人民群众对正当防卫的朴素理解。


笔者认为,这里面有三个关键角度:


一是正当防卫的限度问题;


二是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三是要站在鼓励正当防卫的角度来评价个案,而不是以上帝视角。


最后,我还会说说近期这几起案件,舆论是否真的干预了司法?


我们一点一点的来解读。先看正当防卫的限度问题。


内蒙古高院认为,“二人将王生娃击打倒地后并未放弃殴打,直到其不能动弹,最后造成死亡”,超过了必要的防卫限度。死者家属更是不依不饶,认为这根本就应该判故意杀人罪,“正当防卫怎么会把人打死?”


“正当防卫不能把人打死”,“打死人就不是正当防卫”,“死人就是有理”,这样的环环嵌套式逻辑,在民间、在司法机关的实务当中,还是颇有市场的。但法律真的是这么规定的吗?


正当防卫不可以打死人吗?


答案当然是可以。


1997年版《刑法》明确规定了“无限防卫权”,公民面对行凶、杀人、强奸等严重侵犯公民人身安全的情形时,打死行凶者,不构成防卫过当。就是为了充分鼓励公民与犯罪分子作斗争,积极保护自身的人身安全。


好了,这个答案有了,我们再看看,疑点利益归于被告的问题。


在“昆山反杀案”中,公安机关明确认定,刘某用刀砍劈于海明的行为,就是《刑法》所规定的“行凶”行为,公民有无限防卫权,包括视频当中展现的于海明的“追砍”行为,也被认定属于遭遇行凶之后正当防卫的“连续过程”,而不是之前一般案件中所认定的“事后防卫”。


昆山案之所以可以得出这么明确的结论,是因为事实不容争议,即有完整的视频作为证据。


而反杀持斧人的案子,关键就是没有视频还原整个案件事实。但是中国大部分正当防卫案件都不可能有完整的视频,那么在这样的背景下,难道无限防卫人真的就必须被定罪吗?


现代刑事司法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则,即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这一原则在审判中是否能够完整的应用,才是问题的关键。


从媒体披露的本案事实来看,引起正当防卫的原因,是一起入室杀人案!性质极端恶劣!


法院判决所认定的依据是犯罪嫌疑人在已经失去侵害能力的情况下,被告人仍然采取连续击打的方式致使被害人死亡。


但,即使是如此,从法院给出的材料,我们也很难判断出此时当时的犯罪嫌疑人已经失去了侵害能力,不会再对当事家属造成人身威胁。即使是已经“打倒在地”(打倒在地不等于反去伤害能力)。


尤其是我们清晰的看见,犯罪嫌疑人是有预谋的故意杀人,携带杀人利器,极度危险,伤害能力极其巨大。


“2017年2月2日凌晨4点,内蒙古托克托县新营子镇男子王生娃潜入同村村民郭三祥家中,对其头部连砍三斧……”


我相信任何人都无法在此时此刻准确的判断出犯罪嫌疑人已经失去了侵害能力!


从犯罪嫌疑人使用的工具来看,分别有“杀人的斧子”、“木棍”、“双响炮”……


谁敢保证他身上还有没有其他杀人工具?法官地现场能准确判断出来吗?


另外,从整个防卫的过程来看,被告人对侵害人的防卫也是一个“连续过程”,不曾中断过。


以上是仅就案件法院所公布的法律事实,所进行的判断。


我们还需要特别强调,在本案中,如果有不明晰的案件事实,没有视频还原本案原景,我们必须严格遵循“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的司法原则。


即,如果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被告人有防卫过当的行为,就应该站在被告人一边,认定被告人没有防卫过当。


此外,我们还需要说明的是该案的犯罪场所极其特殊,这是一起入室杀人案!


房子,对中国人来说,有多么重要,相信,无论笔者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家就是“公民的城堡”,深夜私闯入他人民宅,哪怕没有前面的用斧子连砍他人头部等明显的故意杀人行为,也是对于人身安全的严重威胁。本案几乎构成了启动“无限防卫权”的典型场景,可为什么当地司法机关没有正大光明地认定正当防卫?


在西方国家,潜入他人住宅,是可以直接杀死的!


再说第三点,法律不可以强人所难,不可以站在上帝的视角来要求防卫人。


持斧子、棍棒等凶器凌晨私闯他人住宅,必然对公民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的威胁。黑灯瞎火之中,要求公民被斧砍、棍棒殴打后,还能保持高度的冷静,在将行凶者打倒之后,还要仔细判断他有没有可能继续行凶的能力……


这就是强人所难……


尤其是对于在黑夜之中高度惊恐的公民……


我相信即使是本案受过高度训练的法官检察官,也无法做到!


这样的要求,视为上帝视角,并不为过!


不能站在上帝的视角苛责公民,要求公民面对穷凶极恶的暴力伤害时,能保持绝对的冷静,还要求公民对暴力的使用拿捏恰到好处,也是强求。


这样的要求,这样的司法土政策,对于公民的正当防卫权,特别是“无限防卫权”进行了种种不适当的限制。一定程度上,使得正当防卫甚至已沦为了僵尸条款。


正当防卫一旦沦为僵尸条款,那是我国刑事司法巨大的退步!可谓是国耻也!


事实上这样的退步,无论是从纵向的历史对比,还是横向的国际对比,都已经在事实上让我国刑事司法羞愧到无地自容。


从纵向历史来看,中国古代《唐律疏议》就规定:“诸夜无故入人家者,笞四十。主人登时杀者,勿论”。


从横向国际刑法对比看,英美法对于深夜潜入他人住宅有专门的“夜盗罪”,哪怕仅仅是偷盗行为,其刑罚也相当于抢劫等严重的暴力犯罪。


最后,我还想谈谈关于舆论干预司法的问题。


现代中国舆论干预司法集中体现在具体个案中集中爆发的网络民意,胁迫司法机关做出违背法律事实与法律裁判规则的判决 ,这些年来,的确不少,比如唐慧女儿乐乐案、李天一案、药家鑫案、李昌奎案……


我们不否认,上述案件的确或多或少的受到了舆论的影响,而事实证明,这些舆论在很多时候,表现出更多的民粹主义倾向,对于现实司法裁决,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尤其是李昌奎案的改判死刑,一直为司法学界所诟病!


不过,笔者仍然认为昆山案与此案民众所反应出来的更多的是理性与对朴素正义的要求,他是属于典型的民意监督,而不是干预司法。


笔者认为,区别民意监督还是干预司法,一个重要的标尺就是案件在法律事实基础上最终审判的公正性与法理性,以及对司法进步的重要作用。


如果非要说有舆论干预司法,笔者倒是想说说本案所谓被害人家属。


最高人民法院前副院长沈德咏在谈到正当防卫沦为僵尸条款时,认为现实中“不管死伤者的行为本身是否正当,其家属、亲属往往以此为由向司法机关施加压力,有的甚至形成集体闹访,危及社会稳定。”来自死伤者家属的压力,有时候正是无限防卫权无法启动的重要原因之一。


这,是否算是干预司法?唐慧女儿乐乐案也是一样的道理。


《刑法》首先保护的应是合法公民不受人身伤害,而不是穷凶极恶的歹徒不会被打死。


《刑法》赋予公民的面对暴力行凶时的“无限防卫权”,应该落实在每一个判决当中。


以上。


文章的部分素材与图片援引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

 本文观点和立场不代表百大律所立场